阿雅小说网 > 古代言情 > 帝尊你家夫人马甲又掉了 > 第297章 夏染一拳打在顾婉凝的腹部
    “星星!!!”

    夏染几人异口同声的喊他,万万没想到他们拦住了箫九儿,却冲出去了他,简直绝望。

    星星径直朝着狐精的方向跑去,但是当他抵达那里,一脚将结界踹裂的时候,身处其中的狐精却也同时承受不住药物带给他的强大冲击,自爆而亡!

    鲜血四溅,身体炸成了数块。

    星星身上染满了鲜血,他站在那里,定定地望着地上的尸体,像是被吓坏了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夏染等人也被这画面吓住了,一下子忘了抓住箫九儿。

    箫九儿赶紧冲了过去,她跑到星星身边,见他慢慢转过头来,原本明亮透彻的眼睛,已经被泪水覆占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他?他做了什么坏事吗?”

    星星的声音带着哭腔,语气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“妖族不是我们的朋友吗?为什么不救他?”

    箫九儿被问得浑身僵硬,项彦露听到他的话,却是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妖族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件坏事,你们魔族亦是如此!杀他不需要理由,杀你们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去死吧!!!”

    星星生气喊道,他像是一道闪电,突然消失在了原地,抵达项彦露的面前。

    项彦露被他的速度吓了一跳,也完全接不住他的攻击。

    陡然增加的灵压,让项彦露浑身战栗。

    星星的双眸变得血红,他掌心燃着烈焰,毫不犹豫地朝她打去。

    项彦露条件反射地寻找逃跑方向,但那火焰却在转眼之间就将她环绕其中,像是一张血盆大口,随时可能把她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星星愤怒的站在那里,直到他的火焰被冰层封住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熟悉的灵压,这才慢慢扭过头,去看箫九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疑惑:“九儿要救她吗?”

    箫九儿迈步向他走去,拳头舒展,又猛地再次握紧。

    伴随着她的动作,那些封住火焰的冰层,突然从四面八方朝着项彦露的方向急速延展,最后牢牢将她的双腿冻住,封锁住她的行动。

    项彦露以为她可以解除掉这简单的冰冻咒,但尝试过后才发现,她没办法做到。

    她不可思议地倒吸一口气,看向箫九儿和那个小畜生。

    那一大一小并肩而立,瞳孔血红,让人不敢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箫九儿努力克制心中想杀她的冲动,她和星星一样,想要她死。

    但她也知道,此刻杀了她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只会增加其他种族和妖魔两族之间的矛盾。

    冰冻咒随着箫九儿的怒气增加而变厚,项彦露的双脚很快就变得没有知觉了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那冰层在逐渐向上延伸,似乎是想将她整个人冰封住。

    她突然感到一种恐惧,虽然她也知道这种感觉十分荒唐。

    身为星辰学院的老师,她竟会惧怕自己的学生?而且还是魔族?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!

    箫九儿在寒冰冻住了她的身体,最后只剩下一个头颅还在外面的时候,收敛了力量。

    她看着项彦露,淡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身体脆弱到只要我砍上一刀,就会四分五裂的状态。怕吗?”

    项彦露:“……你好大的胆子!竟敢对我动手!?”

    “打都打了,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。更何况,难道不是老师你逼我们的吗?”

    魔族向来与妖族交好,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魔族面前虐杀妖族,不是挑衅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箫九儿知道,以现在魔族的实力,他们连自保都很难,实在是不应该出这个手。

    但她就是无法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她好怕再听到星星刚才的那种问题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杀妖族?

    他们不是朋友吗?

    为什么见死不救?

    她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她过了自己心里的这道坎。

    “人们总爱说,‘天反时为灾,地反物为妖,民反德为乱,乱则妖灾生。’,你们把所有的不正常现象都怪到妖魔身上,却不曾扪心自问,自己做过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箫九儿觉得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,却又很常见。

    “神兽也是妖族,为何在你们眼中就是神物?凶兽亦是妖族,为何你们不敢对他们出手?!因自己的软弱无知,自惭形秽而迁怒于那些并不怎么强大的妖族身上,这难道就是神族惯来的做法?神族自称世间最强大的种族,你们的强大就是这样来的?”

    箫九儿理解不了,她只觉得荒谬。

    她拉过星星的手,苦笑着摇了摇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项彦露挣扎着叫她,再次尝试解除这将自己困住的冰冻咒,却还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胆敢顶撞师长,我看你们是不想再在星辰呆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老师那么厉害,自己想办法解吧。我等软弱魔族的咒术,怎会难倒强大无敌的神族?想赶我们走直说,随便,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这狗屎一样的地方,她真是呆一天就要生一天的气,还真以为谁稀罕!?

    箫九儿满身怒气,星星同样如此,

    他还因为没杀了项彦露一事生气,虽拉着箫九儿的手,小嘴却噘得能挂油瓶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走了,夏染等人哪还敢继续留在这里。生怕被那些神族子弟围攻。

    箫九儿一路走回竹林外,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守在这里的顾婉凝,头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贱人!”顾婉凝看到她,立刻破口大骂。“果然是住到寒哥哥这里来了!”

    夏染几个表情一僵,没等箫九儿说什么做什么,就一股脑地冲到了顾婉凝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她是九州公主,却不知自己哪儿来的勇气,敢对公主动手。

    夏染一拳打在顾婉凝的腹部,顾婉凝毫无防备,因为根本就没料到他们会有这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她被打得条件反射地弯身,然后被牧妙之在身后一把搂住了脖子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司宁站在一旁,虽没动手,却也磕磕巴巴的警告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若想要活命,就不要、不要再说这样难听的话招惹她。”

    顾婉凝睁大了双眼,觉得他们是疯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特意逃课跑过来,身边没带任何人,为的就是想混进这里,也住过来。

    她用力挣扎,生气喊道:“你们这些贱民!竟敢对本公主动手!你们可知我是谁!”

    喜欢帝尊你家夫人马甲又掉了请大家收藏:帝尊你家夫人马甲又掉了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www.ayaxs.com)